中华医学科普微视频百科全书
指导单位: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
监制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腹膜癌

对于腹膜癌诊治,未来有哪些积极措施?

0
|
|
分享
|
216
|
2017

本集专家 点击查看完整专家简介>>

视频字幕

>>>对于腹膜癌诊治,未来有哪些积极措施?

李雁:Sugarbaker医生,您对于将来从事腹膜癌治疗的中国同行有哪些期望呢?

Sugarbaker:好,好的,我们看一下,你们的问题与印度、南美以及中美没有什么不同,这是全球性的问题。

腹腔和盆腔内恶性肿瘤腹膜种植转移是一个全球性的大问题。我希望你发起的首都医疗中心外科肿瘤项目,就像一颗种子,将来能够长成一颗大树,并扩散到全中国,带来之前中国人、印度人无法获得的挽救生命的治疗。

是的,在美国和欧洲,患者更容易获得这样的治疗,尽管治疗也不尽完美。在那里的治疗也不完美。在南美,巴西以及其他南美国家,我看到他们也在为同样的问题挣扎,在尝试建立可靠治疗中心。

因为那里的患者无法来到华盛顿接受治疗。你知道这完全是荒谬的,不可能发生。我们需要组织起来,教育我们的外科以及内科肿瘤医生。这是第一必要的事情,第二就是采取措施逐步建立这样的治疗中心。

Gonzalez:我做一点补充。这是全世界的努力。PSOGI能够提供指导方针,关于如何实施以及真正该做什么。然后我们才能说这是全球性的问题,不是局部地区的。因此你可以看到就像Sugarbaker医生提到的那样,有那么多的需求,那么多的团体,在中国的细节与印度、南美或者欧洲没有什么不同。我已经开始做一些事情,因此,最终由多少个国家、多少个中心能够应用这样的治疗,这是重要的。

因为我们每一个都知道在我们的中心如何做到更好。有了这个指导方针,有了专家的帮助,这项工作就最终回到了局部地区。这个局部地区是指国家水平,如花应用,如何在不同国家实施。因此,需要很强的领导力,而你就是具有这样领导力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就是如何使这些工作适应每个国家的特点。

Sugarbaker:是的,你知道,欧洲腹膜癌学院做过的一件我认为非常有效率的事,就是建立研讨会。一个研讨会大约有50个人参加,并不是很大的一个数字。这50来个人将与他们的导师共度3天,分享经验、讨论病例,有时还在动物实验室,在一个实验动物身上进行腹膜切除术。

我认为欧洲外科肿瘤学会比其它任何组织都好,他们承担起了教育外科医生的责任。而且并不只是欧洲的外科医生参加这样的研讨会,还有来自印度、沙特阿拉伯以及埃及的外科医生。

Gonzalez:这也是我们努力的一部分。

Sugarbaker:因此我认为在美国,我们每2年举办一次研讨会,限制人数约50人,保证其中10个人是腹膜癌专家,就是从事腹膜癌工作许多年的人。而其他40人就是想要学习腹膜癌的外科医生。我认为这种区域研讨会的概念十分重要。对你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你有10亿多人需要照顾。但是我认为欧洲举办的区域性研讨会是成功的。

Gonzalez:在美国也是成功的。

Sugarbaker:是的,在美国也是成功的。我认为我们必须指出一点,正是因为欧洲外科肿瘤学会坚持赞助并举办这种研讨会,才使得肿瘤细胞减灭术和HIPEC的理念在欧洲蓬勃发展。上帝保佑,他们确实承担起了责任。

李雁:正是在您的领导下,才会如此成功。

Gonzalez:我们也是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一点。把所有的这些东西整合到一起并不容易。我认为这需要付出努力、时间和资源,以及就像你说的,让这些专家参与到项目中来。有些人是1年2次,有些人是1年1次。这是这个项目的一部分。

李雁: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讨论,我们至少有几点非常明确。第一,腹膜癌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欧洲或其他大洲,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幸运的是,与30年前相比,无论在患者生存率、还是临床治疗策略,我们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步。感谢您的领导和开创性工作。大多数长期的和开创性的工作是由Sugarbaker医生和他的年轻学生完成的。

Gonzalez:的确如此。

李雁:第三个关键点是,在您的领导下,欧洲外科肿瘤学会建立了欧洲腹膜癌学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全球性战略。它能确保全球抗争腹膜癌的努力都在正确的轨道上,都能接受结构性的培训,都能达到预期的结果。有了预期的效果,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努力来实现,并且对我们最终的成功充满信心。

第四,尽管中国在许多地方较欧洲和美国标准落后,包括临床疗效、大规模的结构性专业知识以及腹膜癌专业治疗中心,但我们正开始走上正确的道路。感谢PSOGI和ESSO的帮助,我确信我们正在正确的发展道路上。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我们最终的成功就完成了一半了。
合作帐号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