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科普微视频百科全书
指导单位: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
监制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腹膜癌

腹膜癌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0
|
|
分享
|
104
|
2017

本集专家 点击查看完整专家简介>>

视频字幕

>>>腹膜癌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李雁:实际上,当我们讨论腹膜癌时,CRS+HIPEC是腹膜癌整合治疗手段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除了CRS和HIPEC,还有其它的一些治疗方法,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这些治疗策略?

Gonzalez:好吧,我还是认为只有CRS和HIPEC作为一个整体,才能为可能受益的患者带来最重要的治疗。

Sugarbaker: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力把CRS和HIPEC做到更好。

Gonzalez:但是你也知道,对于那些可能获益的腹膜癌患者,事实上我们还有肿瘤内科的同僚能够使用全身化疗来治疗。但是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不能把只用全身化疗来治疗腹膜癌,必须把全身化疗和手术以及HIPEC整合到一起,才能预防复发。患者以后可能会发生肝脏或者其它部位的转移,因此我认为采取一些全身性治疗来巩固我们的疗效十分重要,要预防体内的复发转移。

此外,对于那些无法从手术和HIPEC获益的患者,有时全身化疗至少能让他们减轻症状,可以带给他们所谓的缓解。缓解症状也是很重要的,因为你也知道,有时患者会有梗阻或者疼痛或者大量腹水,那么对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就是,我们必须充分缓解他们的症状。因此,对于这些患者,就需要这种全身治疗,我是指静脉化疗。

如今我们还发展了其它可以直接腹腔内应用的治疗方法,甚至进行HIPEC。这也能成为腹水患者姑息治疗的一部分。这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这对于伴有腹水的患者十分重要。我们还发展了一些其它的治疗方式,比如PIPEC,是通过在腹腔内,也就是在肚子里进行气溶胶化疗。虽然有时不能治愈,但是能够延缓疾病进展,缓解病情。

因此,我认为这个治疗体系,我们目前能提供的主要治疗方案,也就是CRS和HIPEC,能够长期控制腹膜癌,但并非每个患者都能从中获益。

李雁:是的。

Sugarbaker:我想说一下。你知道,35年前,当我们第一次开始尝试控制腹膜癌时,我想,我们也许能在几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但如今,肿瘤细胞减灭术,腹膜切除术,以及适当的HIPEC,成为我们的标准治疗。我们不会就此停步。我认为我们的治疗方式会不断发展,分子科学也将应用到新的药物中,而长期腹腔内化疗、全身化疗以及HIPEC也将可靠和有效。

我真的认为我们才刚刚开始。因为我们还有大量治疗失败的例子。我指的是结肠癌,早期结肠癌,50%的患者能够治愈,但这就像我们看一个水杯,我们只看到装了半杯水,如果我们看到空着的半个杯子,那么我们就知道还有50%的患者治疗失败。我们需要为这些患者努力,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挑战,为腹膜癌患者研究新的、更加有效的治疗方式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举行大会,汇聚几乎全部最新治疗技术。我认为这是未来20到30年的发展方向。

李雁:是的,的确如此。因此,成功而又最佳的CRS和HIPEC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Sugarbaker:完全同意。

李雁:而腹膜癌还面临着长期而艰难的挑战。而且由于你们在美国和欧洲的工作,一直在不断地提高(腹膜癌治疗)的标尺。就像您所说的,我们已经装满了半杯水,而另半杯还空着,那么Gonzalez医生,您认为该如何装满这个杯子呢?

Gonzalez:关于完成这些治疗的能力吗?

李雁:是的。

Gonzalez: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心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我们就能提高这个标尺。目前有大量的研究正在进行中,而在过去,关于如何向前发展的研究很少。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目前不仅努力治疗已经形成的腹膜癌,还在尽力实现早期治疗,甚至是预防。

Sugarbaker:是的。

Gonzalez:为了能够真正地预防腹膜癌的发生。因此这才是我们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毫无疑问我们将会看到新型的腹腔内治疗将来能够用来治疗腹膜癌。但是我想我们过去这些年做的所有工作也是成果丰硕的,我们将这种治疗方法推广到更加早期的阶段,而在以前,我们的患者肿瘤负荷大,需要10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清除肿瘤病灶。因此我认为这是一种进化,一种成熟,是研究工作带给我们如今的成果。

Sugarbaker:我也说一下,我认为在座的各位,我们三个都确信治疗腹膜癌最重要的就是肿瘤细胞减灭术。

李雁:是的。

Sugarbaker:你们也知道,这项手术具有挑战性。并不是一个医生,一个外科医生,甚至是有经验的外科医生,读一些教科书,然后就能为患者进行一次真正满意的细胞减灭术。

我认为欧洲腹膜癌学院已经带领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他们正在努力尝试定义一个外科医生在实施真正足够的肿瘤细胞减灭术中的责任。这并不容易,并不是你挥挥胳膊,突然就完成了细胞减灭术,我认为这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

而且我认为在座的各位,我们三位以及世界上的其他许多人,都在致力于传授如何进行肿瘤细胞减灭术,如果完成细胞减灭术,达到CC0分,也就是肿瘤细胞减灭程度达到0分,以及如何安全地实施HIPEC,我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是鉴定和培训全中国的那200位外科领袖,他们要将这项治疗技术带回中国并应用,为更多的患者带来获益。

李雁:是的,的确如此,这是真正的关键。

Sugarbaker:是的。

Gonzalez:这是全球性的。

Sugarbaker:这需要全世界一起努力。
合作帐号登陆